第五集始皇陵的亲兄弟  汉乡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发声: 语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还在用浏览器看《汉乡》吗?你out了,书友都在用'木瓜追书APP'看《汉乡》,百万小说免费看,无广告、更新快、云书架永不丢失、语音听书更方便,立即下载>>>

土蛋一样的谢长川玩弄起计谋来,同样的老套。
  
  这种欲擒故纵的把戏,在霍去病,云琅这些人眼中根本就不值一提。
  
  什么叫把事情说清楚就跟他无关了?
  
  明明想要把霍去病这群人安排去钩子山,却不愿意明说,非要让霍去病他们自己提出来才答应。
  
  最可笑的是谢长川居然把自己放在一个卑微的角度跟霍去病谈话,从而达到将他从这个计谋中解脱出来的目的。
  
  云中三校尉是什么官职?
  
  他们大汉朝最重要的武职,之所以被划定为校尉,原因就是为了不彰显云中三校尉的地位。
  
  这三个职位之重要,连朝廷都忌惮,仅仅谢长川麾下就有整整一军三万五千人!
  
  全部都是正兵,还不包括数量达到六万之多的民夫,整个云中中部校尉属下,就有十万青壮供他调动。
  
  不仅仅如此,中部校尉的防御范围极广,谢长川手中不仅仅有军权,同样有权利去管理边地的百姓,虽然这里的百姓大多为罪囚,却让他的话语权变得更加有威严。
  
  如果不是因为是四战之地,谢长川在这里的权力甚至比一般的封国还要强大一些。
  
  有这样权力的人在霍去病这个小将面前低声下气的,怎么可能会有好心眼?
  
  霍去病很不习惯跟人兜圈子,既然谢长川已经做小做到了这个地步,就直言问道:“是谁要我们一定驻守钩子山的?”
  
  谢长川直起身子,也不再假装卑微,背着手淡淡的道:“本帅要你们去驻守钩子山,你们以为如何?”
  
  霍去病长吸一口气拱手道:“末将遵命!”
  
  谢长川烦躁的挥挥手道:“那就去吧!”
  
  曹襄临出门的时候笑着对谢长川道:“大帅的家眷应该都在长安城吧?
  
  不知大帅去年新生的儿子什么时候也送去长安城?”
  
  谢长川神色淡淡的道:“已经送去了,母子二人都去了,怎么,侯爷对某家丑陋的妾室也有兴趣?”
  
  曹襄长出一口气道:“如此甚好,假如大帅心中没有羁绊,某家未必有胆量去钩子山屯驻。”
  
  谢长川冷冷的看着曹襄道:“某家在白登山征战了二十一年,从未眼看着自己的袍泽陷入绝境而袖手旁观,这也是某家之所以能在白登山执掌大权六年而无人反对的原因所在。”
  
  霍去病停下脚步回头看着谢长川道:“你当我是生死袍泽,我就当你是骨肉兄弟,你当我为可以哄骗的傻子,我就当你为一生寇仇!”
  
  谢长川闻言笑道:“非常的公平!”
  
  云琅笑着朝谢长川点点头就离开了土城。
  
  看的出来,谢长川这人虽然没有读过书,却不是一个傻子,相反,这是很聪明的人。
  
  钩子山本身就是白登山防御圈上的一个弱点,就山高来说,这座山甚至比白登山还要高大一些,站在钩子山主峰上可以俯视白登山平坦的山顶。
  
  当年,太祖高皇帝剩余的十七万大军就是被匈奴王冒顿困在这片平坦的山顶上,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据说,东面的匈奴人全部骑着白马,南边的匈奴人全部骑着黑马,西边的匈奴人全部骑着花马,北边的匈奴人全部骑着红马。
  
  只要站在山顶,看看四面平坦的草原,就能想象当年站在这片草原上的匈奴人的声势该是如何的浩大。
  
  如果不是陈平想出来贿赂冒顿阏氏的主意,太祖高皇帝想要从这里脱身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云琅站在钩子山上瞅着远处的草海子,一道白亮亮的小河将草原劈成两半,那里是匈奴人的地盘,远远望去,半青半黄的草原上到处都是牛羊,不时地有匈奴人小股的骑兵在草原上游荡。
第五集始皇陵的亲兄弟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TXT下载

搜索

站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