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八章转嫁痛苦  汉乡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发声: 语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还在用浏览器看《汉乡》吗?你out了,书友都在用'木瓜追书APP'看《汉乡》,百万小说免费看,无广告、更新快、云书架永不丢失、语音听书更方便,立即下载>>>

  
      不论是造纸,还是印刷,都对学问的传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云氏书房这样的环境,莫说匈奴,就连关中也不多见。
  
      金日磾将十天前借走的《管子w小心的放在书架上,这本书原本就是稷下学宫记录的,里面全是管仲的言行与做事方法。
  
      云琅说管仲是这个时代中思想最活泛的人,更是‘法家之先驱’对此人极为推崇。
  
      所以,金日磾就想从这本书里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可惜,一无所获。
  
      真的如同云琅所说的那样,想从古圣人的记录中寻找符合自己行径的言论,就像屠夫想用一块猪肉来还原整头猪那么艰难。
  
      “不要相信管仲这个人,自他让齐国富强起来之后,整整四,他是不是来找算账的,毕竟,小光的衣箱只有我能动。”
  
      何愁有点点头道:“那就该是霍光这个小混蛋,放心,他还不敢进来。”
  
      惨叫声非常的短促,就那么几声,然后就迅速的远遁了。
  
      何愁有喝完了一碗药粥,叹口气道:“霍光太聪慧了,从小到大没有受过任何挫折,我担心这孩子将来会得意忘形,这才借你的手让他痛苦一下,只有记得这种痛苦,这孩子做起事情来才会更加的谨慎。”
  
      云音用怀疑的目光看着何愁有光光的后脑勺,撇撇嘴,她才不相信何师傅刚才说的话呢,一个字都不信!
  
      苏稚解开金日磾的外衣,瞅了一眼金日磾的脖子跟后背,就恼怒的看了霍光一眼。
  
      二话不说,就用熬好的温热木胶敷在金日磾脖子跟后背红肿的地方,然后刺啦一声,又把木胶给撕了下来。
  
      很怪,手指触摸都会让金日磾痛苦不堪,此时,用力的撕扯木胶却让金日磾倍感舒泰。
  
      三次之后,那种针刺一般的痛苦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皮肤撕裂一般的痛楚。
  
      这对金日磾来说,是一种可以接受的痛苦。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站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