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一种叫做怪哉的虫子  汉乡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发声: 语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还在用浏览器看《汉乡》吗?你out了,书友都在用'木瓜追书APP'看《汉乡》,百万小说免费看,无广告、更新快、云书架永不丢失、语音听书更方便,立即下载>>>

    
  
      卫子夫剧烈的摇晃着脑袋道:“我太老了,怀上孩子之后,身体却不争气,没能养大我的孩儿,让他呱呱坠地。
  
      他没了,我的心也就死了,不论据儿是什么样子,我也只能用全部力量去支持他。
  
      陛下,你明白吗?”
  
      刘据点点头,将卫子夫散乱的头发理顺,拍拍她的面颊笑道:“这个理由我很满意,女人啊,为了孩子做出什么事情来都不奇怪。
  
      包括你想弄死我这件事,有这个理由就足够了,你放心,我不怪你。”
  
      卫子夫惨笑道:“我之所以从五柞宫搬来建章宫,之所以支持到现在还不死,就是准备用我的肉,我的血,我的命让你泄愤。
  
      陛下,放过据儿吧!
  
      他是一个傻孩子……”
  
      刘彻笑道:“我的目标本身就不是据儿,你既然求我了,我自然会放过他,让他继续活下去,毕竟,他是朕的长子。”
  
      卫子夫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用虚弱的手抓着刘彻的手放在自己纤细的脖颈上道:“把你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在我的身上吧?”
  
      刘彻笑着摇摇头道:“将怒火发泄在妻儿身上的人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
  
      卫氏,再坚持一下,朕用天下人的命来给你殉葬。”
  
      刘彻说着话就离开了,卫子夫剧烈的咳嗽起来,宋乔匆匆的走进屋子,看见卫子夫居然在大笑。
  
      云哲抱着一摞文书站在角落里偷偷地看刘彻。
  
      刘彻坐在椅子上甩着双腿兴致似乎很高。
  
      金日磾披着铠甲站在大殿外,宰相赵周低垂着头颅,似乎在睡觉。
  
      “金日磾,长安城中太子的人多么?”
  
      刘彻坐直了身子问金日磾。
  
      金日磾道:“目前不多,只有等太子发动之后,我们才会知道到底还有谁对陛下不满。”
  
      “看来太子是没有胆子发动叛乱了,你去发动吧,命细柳营刘旦所部进攻太子府,命光禄大夫霍光进军阳陵邑,命刘胥所部隔绝关中,其余各部,各安值守。”
  
      金日磾应诺一声,就大踏步的走了出去,不大功夫,皇城里就响起低沉的鼙鼓声。
  
      刘彻喘着粗气来到建章宫门前,依靠着门框坐在高高的门槛上,朝云哲招招手道:“过来,这里看的清楚一些。”
  
      云哲抱着文书来到刘彻身边,在刘彻的示意下也坐在门槛上,师徒二人瞅着眼前的长安城无话可说。
  
      良久,刘彻喘着粗气道:“你知道银壶的事情吗?”
  
      云哲点点头道:“父亲在离开皇宫的时候告诉我了。”
  
      刘彻笑道:“怎么个章程?说说,朕会死吗?”
  
      云哲摇摇头道:“银壶是一种慢性杀人的手段,陛下用了银壶只有两月,再加上陛下一向喜欢饮用凉酒,银壶里面的铅毒,丹毒溶解的很慢,对龙体虽然还是会造成损害,只要以后小心饮食,铅毒,丹毒,会慢慢消失的。”
  
      刘彻捂着胸口道:“朕觉得胸口闷的厉害。”
  
      云哲小心的看了一眼刘彻道:“与银壶无关。”
  
      刘彻轻声道:“你父亲说军臣单于死于银壶之下,伊秩斜也死于银壶之下,就连匈奴的左贤王蒙查也死于银壶之下,是这样的吗?”
  
      云哲小声道:“他们都曾经是刘陵的裙下客!”
  
      刘彻笑了起来,笑的涕泪交流,半晌,才用袖子擦干脸上的涕泪对云哲道:“我差点被皇后毒死。”
  
      云哲摇头道:“不会的,人一旦中了铅毒,丹毒之后,会有各种症状出现,只要被我父亲,母亲他们看见,这个阴谋就无法达成。”
  
      刘彻点点头道:“你父亲第一眼看到银壶,就用剑斩断了这柄银壶,所以啊,你说的话朕信。
  
      你再说说,这件事如何处理?”
  
      云哲左右看看,发现赵周离得似乎更远了,就小声道:“最好不处理,太丢人了……”
第六十六章一种叫做怪哉的虫子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TXT下载

搜索

站内